小白兔笑话_Linqulo陈道明吴刚飙演技,但《庆余年

明星娱乐 橙子 浏览

小编:陈道明吴刚飙演技,但《庆余年》其实是一部大女主戏陈道明吴刚飙演技,但《庆余年》其实是一部大女主戏2020-01-0818:33:35若娱君非VVIP的亲们,乃们的《庆余年》即将收官了

陈道明吴刚飙演技,但《庆余年》其实是一部大女主戏 陈道明吴刚飙演技,但《庆余年》其实是一部大女主戏 2020-01-08 18:33:35 若娱君

非VVIP的亲们,乃们的《庆余年》即将收官了。

看到网上有人说,追《庆余年》这部剧最上头的是范闲的爸爸们(生父、养父、义父、师父……),我很赞同。

比如这场戏——范闲的亲爹庆帝组了个养生局,找他养父范建、义父陈萍萍一起钓钓鱼(钓往昔)。

话里话外暗潮汹涌,来回来去试探人心,但三只老狐狸面上那叫一个风轻云淡呐。特别想把范闲的岳父,有一代奸相之称的林若甫也喊来,他们四个打麻将我能看一季!

除了这四个爹,范闲还有个用毒大宗师费介当老师,武力值比肩四大宗师的五竹叔当“保镖”,轻功绝顶又善捧哏的王启年做跟班,弟弟范思辙蠢萌但很会赚钱……

确实是开了金手指的大男主爽剧套路。

不过看了快一季又去恶补了原著,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范闲的四个爹一个叔一个老师,为什么对他爱爱爱不完?因为这个崽天生魅力大?因为他妈叫做叶轻眉。在范闲的世界里,叶轻眉的生命虽然早已消失,但她的精神影响无处不在。

表面上是范闲和他的爸爸们,实际上是叶轻眉的儿子和她的男朋友们,这又分明是一部大女主戏!

还记得监察院石碑上的文字吗?

“我希望庆国之法,为生民而立,不因高贵容忍,不因贫穷剥夺,无不白之冤,无强加之罪,遵法如仗剑,破魍魉迷崇,不求神明……”

这是编剧王倦改的现代版,原著小说里酱紫写的——

“我希望庆国的人民都能成为不羁之民。受到他人虐待时有不屈服之心,受到灾恶侵袭时有不受挫折之心,若有不正之事时,不恐惧修正之心,不向豺虎献媚……我希望庆国的国民,每一位都能成为统治被称为’自己‘这块领土的……独一无二的王。”

叶轻眉说过的话,被陈萍萍刻在了石碑上。陈萍萍这样描述监察院的成立:“她当初说要有监察院,于是就有了监察院。”

这是在形容一个人类吗?这分明是在形容他的神他的光他的信仰吧。

叶轻眉的一生超级精彩,她把五竹带出了神庙,把庆帝扶上了皇位,成就了四大宗师,让陈萍萍成为“暗夜之王”,制造超越时代的产品当了天下第一富商,让孱弱的南庆成为天下第一强国……就差一统天下了,偏生她不屑。

叶轻眉是谁?她是范闲所在的世界里,最有权势的几位大佬精神上的领路人。

叶轻眉这位改变了世界的女子,就算已经离世多年,遗泽依然可以庇佑儿子范闲,让他成为庆国最牛的二世祖。

更有意思的是,《庆余年》不只有叶轻眉,还有很多敢爱敢恨敢想的女性角色。

长公主李云睿,别被她乌云压顶的刘海带跑了注意力,她是真正从主观上反抗男权社会的革命者。

李云睿一辈子都以超越叶轻眉为目标,但又鄙夷叶轻眉最终还是死在男人的手里,于是反其道而行之。什么卖国、道义,甚至自己的性命,在她看来都不重要,她就要靠阴谋成就大业。

她曾对叶轻眉的儿子吐露心声——

“为什么这世界上总是男人在利用女人?为什么不能是女人利用男人?我瞧不起你母亲,因为她到了最后,依然逃不开一般女子被男人利用的下场。我要向所有人证明,一个女人,也可以改写臭男人们霸占了很多年的历史!”

真是偏执、疯狂又光芒四射的人生。

但她没想到的是,女儿林婉儿对爱情的执着,偏偏更像她“看不起”的叶轻眉。

大皇子的生母宁才人,本是东夷女奴,喜欢舞刀弄枪、爱憎分明。当年因为叶轻眉的一句话母子俩得以活命,她一辈子记在心里。

后来为叶轻眉复仇,她也出了大力,因此被太后贬去妃位降为才人。知道范闲是叶轻眉的儿子后,她马上让掌握京城重兵的大皇子无论如何也要在京都之乱中保住范闲的性命。

范若若,从小受到哥哥范闲现代思想的熏陶,不接受被安排的未来和婚姻,想找到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不满意皇帝的指婚,她在哥哥的帮助下逃婚到敌国北齐“留学”,成为苦荷的关门弟子。

她喜欢救人性命带来的成就感,于是修习医术成了庆国第一位职业女医生,同时也是五竹培养的使用巴雷特M82A1的狙击手。

范若若的生母是程婴式的人物。

叶轻眉被害时,她最得力的臂助五竹、陈萍萍、范建等全部被调离了身边。范若若的生母用自己的儿子换出了范闲,才救下了叶轻眉唯一的骨血,但她因此郁郁而终。

范建对她极其敬重,所以范思辙的母亲柳如玉一直未被扶正,只能被称为“姨娘”。

柳如玉也不是寻常女子,出身“皇恩深重”的柳国公府,又与宜贵嫔是关系亲密的堂姐妹,偏偏愿意嫁给小小的户部侍郎范建,还当不了正室。

这事儿连范闲都忍不住要问为什么,柳如玉霸气十足地回应:“老娘乐意!”绝对是真爱了。

北齐就更不用说了,基本上是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女儿国”。

爱看《红楼梦》的战豆豆是女扮男装的北齐女皇帝,她跟太后的不和只是演出来的,为了骗南庆也为了彻底拔掉沈重的势力。

摆平了朝堂之后,北齐真正话事的就全是女人。

皇帝战豆豆、太后、圣女海棠朵朵和后来被封为理贵妃的司理理,四个女人一台戏,这回是真的可以凑一桌日常麻将了。

虽然并不以此为目的,但北齐这桌麻将搭子还真做到了李云睿所想——“改写臭男人们霸占了很多年的历史”。

相比女人们的敢爱敢恨,《庆余年》的男人们要现实得多。不管林若甫、沈重、太子、二皇子、李弘成,不否认他们也有真情实感,但最终都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

只要利益够大,亦或是权势够强,任何恩怨都可以化解,任何亲情都可以舍弃。这其中,最现实的就是庆帝。

当初,庆帝害怕叶轻眉思想的种子传播开去,终将把龙椅烧成一片灰烬,于是布局杀了这个扶他登上龙椅还刚刚为他生了儿子的女人。

他做得非常高明,几乎没有人猜到他才是杀死叶轻眉的主谋。

但是,叶轻眉死后,这位庆国军方第一猛将、世上最神秘的武道四大宗师之一,就再没敢出过皇城。

他无时无刻都在恐惧,恐惧知道了真相的五竹拿着狙击枪来复仇,而只有皇城里暗中布下的铜墙铁壁才能阻挡一二。

如今的庆帝,外表是爱穿深V不爱梳头的帝王,对待范闲有怜子之情,敲打臣子时帝心如渊。

实际上,他是个深不可测的演技派,内心只爱自己,一心想做“千古一帝”留名青史,任何拦在这条路上的都可杀。

《庆余年》的男人里,最不现实也是最有种的,反而是太监出身、不良于行,一直坐着轮椅的陈萍萍。叶轻眉对他以“姐妹”相称,陈萍萍名字也十分女性化。

叶轻眉带给过这世间太多美好,影响了太多的人,但二十年来对她的死念念不忘,不计得失不计生死要为她报仇讨个公道的,只有陈萍萍。

庆帝始终不明白一条跟了自己几十年的狗为什么会背叛。

陈萍萍回答说:“她待我好,是像朋友一样待我,陛下待我好,是像奴才一样待我,这能一样吗?她从来不因为身体有缺陷而丝毫不屑于我,以诚待我,以友人待我……”

多么简单的道理,别人对我好,我就要对她好。她死得悲哀死得疑惑,我就要帮她来问一问。

二十年来,世人都以为监察院是庆帝的特务机构,包括监察院里的人。只有陈萍萍从来没有忘记叶轻眉设立监察院的初衷,“陛下,监察院从一开始,就是用来监察你的呀!”

二十年来,陈萍萍一直苦心孤诣守护这份初衷,哪怕其实已经变样。“冲天黑骑三千里,孤苑白首二十年。莫道秋至残躯老,笑看英雄不等闲。”

《庆余年》的男人戏的确很多,但所有男人戏的点点滴滴汇合在一起,共同复原了一个只存在于记忆里、不会真正出场的女主角——看轻天下须眉的叶轻眉。

再加上李云睿、海棠朵朵、范若若……这些远比男人们活得更纯粹更果敢的女性角色,只让人感慨:大女主戏原来也可以这样拍。

当前网址:http://hexmud.com/mingxingyule/1955.html

 
你可能喜欢的: